Sunday, December 14, 2008

去了Clubbing - 其实也不过如此

今晚不是第一次到哪里去,但就是从来没打扮到那么夸张,朋友看了有点不习惯。其实,虽然说去哪里只是希望可以纾解压力,但是也免不了会希望有艳遇的机会。哈哈,或许身材的关系,当晚就只有我和family 成员跳跳跳,就是没有人来和我要电话。反而,两个女儿就在那里跳艳舞,表现得特别风骚,惹来一个神经兮兮的马来人(身材还蛮好的)来和他们一起跳。反正都是跳了,就搭上一脚,可是两个女儿粘着他跳,想抽水都没有机会,那马来人跳了两下就走了。

结果,去到舞池中也是一样,我根本都没人看上眼,连肥的印度人也不扫我一眼,妈的!是因为我的妆扮是吧?人家以为我是人妖?他妈cb!! 不过,最后那马来人还是单独跟我跳了一下,这时我也尽量配合,手一直在他胸空滑动,身体就和他磨来磨去。哈哈,还好啦,最后还是有和别人跳一下舞。

好啦,散band的时候,竟然其中一个女儿喝醉了,就开始在那边语无伦次。另一个,就不断给人电话,去认识新朋友。这时,我开始觉得很不高兴,不高兴不是因为妒忌,而是生气那个喝醉的。我心里问,有必要吗?有必要用这样的方法来麻醉自己吗?若纾解压力到麻醉自己,我宁愿不去!

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反省,到底去了clubbing后,是真的在纾解压力,还是在借酒消愁,是否去了clubbing后,事情就会摆平,其实回到家还不过如此,还不是要面对那堆解不开的结。

算了,下次不要摇了,去club 65 就好了。。。。。。。

1 comment:

野猴子 said...

其实我也觉得如此,去 clubbing 不过是想要填补心中的那一份寂寞与空虚感,结束后,那种感觉却反而更深,大家都缺乏爱,都缺乏被关怀,人情味已慢慢的淡化,依旧是陌生人。